栏目导航
www.448388.com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www.448388.com >
张大千、胡小石:同出李瑞清的不同发展(图)
发布日期:2019-09-16 13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大千,名爰,意谓与热爱艺术生话的人为伍。“大千”是他短暂出家时的法名。他幼年受以画虎著称的母亲和自号“虎痴”的二哥张善子的熏陶指点,后又师从诸多名师学习书法、诗文,成就卓越。张大千除了擅长画山水、人物、花卉、翎毛和精鉴赏,富收藏及能诗文以外,书法也极有造诣。由于以画名行世,其独具风格的书法艺术往往被人忽视。

  1919年,21岁的张大千师从名书法家李瑞清,学三代两汉金石文字,六朝三唐碑刻,慢慢形成了细秀、方平、略带隶书味的书风。他的书法劲拔飘逸,外柔内刚,独具风采,尤其以行楷和行书见长,篆隶书都擅长,章草也很雅致。其作品多得魏碑的凝重雄强之气,却又无板滞之弊,熔南北碑帖于一炉,集各家所长,将自己豪放磊落的性格凸现于书道之中,形成内敛、古拙、多变、出新、笔力遒劲而秀逸的自家风格。

  张大千一生留下的书法作品很多,纯粹的书法作品也很多,包括他书写的中堂、对联、横轴、书信、手卷等等。而他爱写对联,在他的书法作品集里,对联就占了相当分量。关于对联,张大千还留下了不少逸事。话说有一天,他开玩笑地指着自己模仿的一付对联,对善摩李瑞清书迹的李健说:“这是老师所书但未署款的一付联。”李瑞清的侄儿,一直在叔叔身边学习了许多年的李健,细细看了竟然分不出其书作之真伪。李瑞清的门生有很多,但对张大千格外器重,他病重卧床无法写字时,社会上送来的笔单大多由张大千代书。

  张大千在练习书法的同时,也不断地钻研绘画。他先是“师古”, 用大量的时间和心血临摹古人名作,把历代有代表性的画家一一挑出,由近到远,潜心研究。然而他对这些并不满足,又向石窟艺术和民间艺术学习。历史上许多人临摹的画一般只能临其貌。而张大千的伪古直达神似乱真。师古人自然重要,但造化更重要,历代有成就的画家都奉行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。于是张大千开始了他的“师自然”阶段,游遍祖国河山,留下无数的写生作品。60岁后,他以心为师,在传统笔墨基础上,受西方现代绘画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,独创了泼彩画法。

  而他的书法艺术又被自身对绘画的感悟影响着。张大千的书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融合了山水画的意境,不是一味地追求表面上的张扬外露和剑拔弩张,而是使力与感情相融合,平中求奇,书法自我面目从此修炼并走向自由解脱,达“苍深渊穆”之境地。被后人称为“大千体”。

  胡小石,名光炜,晚号沙公等。属于学院派的书法家,因为他差不多一生都在高等学府做教授,知识渊博,手眼俱高。他的书法初学颜真卿,写得沉闷呆板。后师旷问学于李瑞清,书法得疾涩二法,瘦劲古朴。

  在李瑞清老师的亲点下,进而改学北碑,临习《郑文公碑》及《张黑女墓志》二碑碣最久,写过《流沙坠简》墨迹影印本,得汉代八分、章草及行草书真相,高雅古朴,不落俗套,管家婆论坛手机站27网。博取珍奇自悟笔法、自娱戏为书。

  胡小石行书流畅,隶书严正中出刚劲,篆书则擅长方笔金文,书风雄强、峻刻。草书结体学大王,布白学王铎;真书早年宗龙门笔法,晚年从萧儋、萧秀诸刻上溯大王,精劲内撅;行书取笔于倪鸿宝,化险峻为凝炼,在刚劲流利中出墨味,继承了李瑞清涩笔顿挫的风格,并创造性地用涩笔写今草和狂草,富有特色。

  但胡小石不习唐人之书,不穷喜二王之法,以为他们虽然大家,结体虽然也佳,但他们只是修饰齐整而已,他们不是胡小石心中的鲜花。故胡小石不慕其小富之天趣,更不因世风之猛烈而盲从唐韵,反而尊魏卑唐,以魏碑的方笔为主。尤其对米南宫戏笔“刷字”之方法十分神往,这或者与康有为的某些说法相似。笔中带釜凿刀削感,故沉雄之中,又有豪迈之气,结体布局,不拘一格。颇有黄山谷书的神趣,荡漾得康有为之绳索感,没有死板呆滞之嫌疑,这就是胡小石先生之精神。

  胡小石在篆、隶、真、行、草有全面钻研,书法博采众长,自成一体,世所公认。胡小石常云:“受益最大,得与张瑞清先生朝夕晤谈,小学、经学和书艺能不断深造……”后人评胡小石“近得梅庵(张瑞清字)北派之真髓,兼受农髯南派之薰沐,远绍两周金文之异变,秦权诏版之规范,汉简八分之宽博……虽师从梅庵,但能得其所失,补其所缺,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
  读张大千、胡小石先生之书法,我读到了古人就是他们最好的老师,但又不是他们面貌的终点。

  与多写行书的张大千相比,胡小石是一个什么书体都写的书家。但他们都在师从李瑞清的过程中有所己变。虽然行书都是他们的强项,但张大千行书更加自由而加入画意墨趣;而胡小石行书书写意重而少墨气。六合现场开奖结果

  另一方面,对比张大千的潜心作画,胡小石更醉心诗作和教学。其生平诗词所作,七绝居多,旨趣神妙,风调隽美。散原先生曾赞其“仰追刘宾客,为七百年来罕见”。他更是金陵书坛的泰斗,一生长期执教,曾任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与文学院院长。

  胡先生连授课时的板书都十分讲究用笔、结构、布白,点划撇捺,遒劲高古,人称“一绝”。学生一边听讲,一边欣赏着先生高超的书法艺术。

  据说,胡小石先生在1961年5月作校庆学术报告时,示意要一位同学上前擦黑板,突然台下响起一片“不!不要擦!”的喊声,一时间使那位学生手持黑板擦愣在台上,惘然不知所措。原来前来听课的师生们实在不忍擦去如此精妙的板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