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www.448388.com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www.448388.com >
北仑才女李秋君:上世纪20年代获国际金奖(图)
发布日期:2019-08-12 07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李秋君(1899~1973),女,字祖云,别署欧湘馆主、欧湘馆女,小港港口李家人。1922年毕业于上海务本女中。初随长兄习书作画,后师从女画家吴淑娟。因其兄与张大千为至交,遂与之相识,得张指点,画技大进。1927年后与张辰伯、江小鹣、潘玉良等在沪创办艺苑。1929年加入蜜蜂画社,白姐特新刊,后任中国画会理事。1933年,在上海创办女子书画会,与何香凝、经普椿等为画友。抗战爆发后,参与组织灾童教养所,收容难童。1948年,李、张(张大千)同届五秩,陈巨来刻镌“百岁千秋”印方,集两人之名,供合作书画时盖用,传为艺坛佳话。建国后,上海美术协会成立时,任理事。其间,先后任教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、新华艺术大学、中华文艺学校。又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、上海市文史馆馆员、上海市妇联执委等职。1962年,当选为上海市人民代表。终生未婚,与丹青作伴。善画山水、人物、花卉,工诗文。传世作品有《假日》、《渔舟待发》、《向东海要鱼》等。著有《中国文学史》、《欧湘馆诗草》、《秋君画稿》。其作品曾参加各国展览,是长期活跃在上海画坛的著名女性。

  20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中国画坛传出喜讯:女画家李秋君荣获比利时“国际画展”金奖。在这以前,李秋君已在日本、比利时开过个人画展。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年轻女画家,就享有这么大的名气,这在当时的旧中国是罕见的。这位才女是谁?出生何地?师从何人?关心艺苑的人们奔走相告,多方探听!

  李秋君,是小港李家人。李氏为宁波地区豪富名门,其父李厚祁(字薇庄),长期在沪经商,曾资助孙中山革命,并与陈英士为友。民国初年曾任上海闸北民政总局自治公所总长。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)8月25日,秋君降生在上海卡满路(今石门二路)李宅。8月时届秋季,故名秋君。秋君幼时聪明伶俐,活泼可爱,父母爱若掌上明珠。可惜不幸染上肺病。肺病在当时犹如现在的癌症一样,尚无特效药可医。患上这种疾病,唯有增加营养和卧床静养,才能延缓病情的发展,但秋君个性活泼好动,难于叫她安心静养。于是,全家出动,挽亲托眷,多方求医问病,但见效甚微。最后,只得让秋君跟她大哥祖韩学习书画,希望通过学书绘画来让她移性养身。从此以后,秋君以病弱之身,使她得以迈进艺术殿堂的大门。

  李祖韩曾为中国化学工业社董事长、美国驻中国营业公司买办,虽是商人却自幼酷爱丹青,擅画山水,与“海上画派”陈小蝶、江小鹣等同是“中国画会”的成员;又与吴昌硕、王一亭、曾农髯等组织“秋英社”,以提挈后进,培养新人。经王一亭介绍,秋君正式拜女画家吴淑娟(杏芬)为师。通过学书绘画,病情有所缓解,身体也逐渐强健。

  1922年秋,李秋君从上海务本女中毕业,对绘画艺术兴趣未减,经常与其兄祖韩及其他画友切磋绘画技艺。名其画室为欧湘馆。1933年,秋君在沪创设女子书画会,何香凝、经普椿等均为该会画友。1938年,抗日战争爆发后,秋君激于爱国义愤,曾慷慨解囊,发起组织灾童教养所,收容灾童。1944年,随其二哥祖夔与张大千一起参加梅兰芳、周信芳、范烟桥、吴湘帆、经亨颐等人组织的“甲午同庚会”的活动,矢志不替日伪政权效力。

  李秋君与张大千相识是在1922年5月,当时她已年届23岁。犹待字闺中。在旧中国,富家女子在十六七岁就要准备出稼,超过20岁就被视为“老大姑娘”。对李秋君的婚姻问题,港台书刊传闻颇多,说是“秋君的父亲有意要将秋君许配给画家张大千,但大千已经结婚,且有了孩子,不能从命”、“李、张两家是世交”等等。这些都是喜作才子佳人文章的文人生花之笔,并无事实根据。李府与张府远隔千里,(张大千家在四川),素无往来,怎称得“世交”。李微庄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要将秋君许配给张大千的意图。李秋君终身不嫁的主因是身患肺病,未彻底痊愈。她对张大千的感情,根基系艺术上的知音。

  有一天,秋君同其兄祖韩一起去沪上著名书法家张瑞清家中赴宴,在席上初次认识张大千。那时,张还只是初露头角的青年学子,他是向书法大师张瑞清学习书法的门徒。李和张同是年青人,又是同样爱好书画,志趣相投,就开始交往起来。以后,两人经常在秋君的欧湘馆画室中论画,切磋琢磨。秋君自称欧湘馆女,大千自号居士,大千对秋君指点甚多,秋君待之如良师益友,交往日多,彼此畅谈心曲,情同兄妹。社会上认为张大千在爱情生活上放任,其实他在婚姻上也属不幸:先是未婚妻早夭,又为了逃婚而做过百日和尚,再迫于母命与一不爱的女子结婚……。两个薄命人在一起,同病相怜,感情日深。这也是他们长达半个世纪友情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1948年9月,李秋君与张大千同庆五秩寿诞,张带着新婚夫人徐雯波,由重庆飞抵上海,又住在李家。这一天李府红烛高照,亲朋咸贺,其中有著名金石家陈巨来刻镌的“百岁千秋”印章一方,将李、张两人名字和合庆百岁寿诞的含义都巧妙地包含在一起,当时传为艺坛佳话。在喜庆席上,秋君与大千合绘了一幅山水幅,并盖上这方新章。两人还相约:今后再合作50幅,另外各人绘25幅,凑满百幅,到百岁整寿,在上海开个画展。可惜别后世事多变,誓约不能实现。同年,大千与秋君变起百年后的一事,大千拜托秋君在上海静安公墓替他订一寿穴,相约死后邻穴而葬,以示他俩誓为“生死画友”。大千当即给秋君写了“女画家李秋君之墓”的碑文,秋君也替大千写了“大千居士张爱之墓”的碑文。同年12月,张与夫人、女儿离沪飞台湾,开始了他的飘泊生涯。从此一别,秋君就再也见不到这位“生死画友”了。

  1949年5月,上海解放。李秋君任上海市妇联执行委员,后又长期担任上海市人民代表,参与讨论上海市经济发展的方针大计。同时她又是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委委员、上海中国画院画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、上海市文史馆馆员,生活十分安逸。20世纪50~60年代是李秋君创作的顶峰时期,在这段时间,她勤奋创作的画稿,就有桌子样高6大捆。

  “”开始以后,李秋君在政治上、生活上都遭受到不应有的磨难,后又被送到博物馆劳动,使她的健康状况更加恶化。于1971年3月21日晨光微曦时病逝于上海第六人民医院,享年72岁。死后安葬于苏州凤凰山公墓。

  秋君死后,其弟祖莱函告张夫人徐雯波,并嘱其暂勿向大千直言,以免老人感伤。半年后大千得知消息,即致书祖莱:“惊痛之余,精神恍惚,若有所失”,“古无与友朋服丧者,兄(大千自称)将心丧报吾秋君也,呜呼痛矣!”张大千以“心丧”报秋君,可见他们两人之间何等情深!

  李秋君与丹青结缘,终身未婚。在艺术上造诣颇深:其临摹古画,得董小苑、董其昌之法,而风格又颇似张大千,且古拙凝重;所画仕女端庄沉丽,具唐人风格。传世作品有《假日》、《渔舟待发》、《向江海要鱼》等,现藏于上海中国画院。来源:北仑新闻网

  ·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、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
  ·请注意语言文明,尊重网络道德,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  ·发表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,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新闻跟帖管理员反映。